Sohu – Protective Supply Shortage A Concern

《搜狐》亞美醫師協會主席:紐約很多醫護一個口罩要用一個星期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3月24日13時,美國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46438例,已是全球累計確診人數第三多的國家。

其中,紐約州疫情最為嚴重,累計確診超2萬例。而紐約市則成為重災區中的重災區,確診病例超過1.2萬例,佔紐約州總數的60%。

就目前紐約地區的疫情和抗疫情況,澎湃新聞當地時間3月23日專訪了美國亞美醫師協會(CAIPA)主席、執行總監劉季高博士。亞美醫師協會是紐約地區最重要的獨立醫師協會之一,有超過1200個會員,為約50萬亞裔病人提供服務。

劉季高博士在採訪中表示,紐約目前的疫情嚴重與美國聯邦和地方政府控制疫情措施遲緩密不可分。他批評說,政府在篩檢病人方面態度消極,導致大量潛在感染者並沒有真正被確認,從而加重了疫情的蔓延。他也指出,目前紐約醫療系統面臨巨大壓力,而現在疫情遠遠沒有達到頂峰,政府採取的措施仍然杯水車薪。 “最大問題是動作太慢” 澎湃新聞: 紐約州在美國控制疫情方面看起來做得算是比較好的,為什麼感染人數這麼多?

 

劉季高: 紐約最大的問題就是動作太慢,大家開始都不把它當成一回事來看。當然也跟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策有關,因為他希望能夠把疫情掩蓋住,讓大家覺得好像不是那麼危險,以為這樣做股市和經濟就不會受損。結果他這麼做把整個疫情拖延了很久,而股票還是沒有辦法控制地大跌。

我們跟他們(政府)說了很多很多次,他們第一告訴我說(病毒)並不是人傳人的,還說沒有症狀的人不會傳染別人,這是當初兩個最大的錯誤。這是美國紐約的衛生局在2月初的記者招待會上講的,我跟他們意見完全不同,我說不是這麼回事,現在當然他們都知道了。

現在的問題還是(政府)不願意篩檢,盡量不做,因為一旦篩檢起來就不得了了。原先是只讓美國疾控中心(CDC)去做檢測,其他人不准做,因此大家都不做。等到3月1日特朗普面對輿論壓力說可以做的時候,大家還要再拖上一個禮拜才有工具、儀器去做。這樣一來,一做篩檢當然就有大量病例出現。這個數字高得不像話,一天新增五千多人,這真的是不得了的事情。

 

澎湃新聞: 紐約最近也採取了很多限制人員聚集的措施控制疫情,現在執行得怎麼樣?

劉季高: 現在紐約執行得還算可以,現在大家確實都怕了,這幾天大家都開始(注意這個問題)。但是很早就應該開始這樣做了,而不是現在才開始做。

現在紐約至少餐館業幾乎完全關掉了,球賽、百老匯表演等也全都停了。關這些很容易,但要叫老百姓關在家裡面還是比較困難,因為美國人習慣了喜歡幹什麼就乾什麼,從來不會聽政府講什麼。

“醫院什麼都缺”

澎湃新聞: 現在紐約醫院的收治能力受到很大考驗,根據您了解的情況,現在紐約主要的醫院還有沒有富餘的能力去收治病人?

劉季高: 情況非常非常糟糕,大部分的醫院如此,尤其是比較平民化的醫院,很多病人根本就沒有病床,只能躺在地上,一排一排地躺在地上。醫院什麼都缺,口罩、防護服、護目鏡根本就不夠,很多醫護人員的口罩要用一個禮拜。
澎湃新聞: 上週聯邦政府表示要派一艘軍用醫療船到紐約,您覺得醫療船能夠緩解目前紐約醫院床位緊張的情況嗎?

劉季高: 我認為不能,醫療船的控製作用也是有限的。現在情況非常糟糕,我們現在有大量的病患,像紐約就兩萬多人,一艘船能裝幾個人?

最大的問題是政府不盡快去篩檢。先把病人檢測出來,然後我們可以把所有與他接觸的人隔離起來,這樣就不容易傳染。但是他們不願意去做篩檢,因為一篩檢人數太多了,他們(的處境)就很糟糕了。不進行篩選,那麼這些(感染病毒的)人在外面東跑西跑就會傳染其他的人,坐地鐵、公交,把疾病繼續往外傳染,這是很糟糕的一個行為。

澎湃新聞: 紐約市長白思豪之前承諾會增加幾千張病床,這對緩解現狀有幫助嗎?
劉季高: 不夠。隨著病情的發展,有人估計差不多需要四五萬張病床才可以,幾千張病床簡直是杯水車薪。他們現在計劃把不用的球場拿來做緊急病房,到時也可以做成帳篷式的緊急病房。紐約州州長好像做了很多事情是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但是衛生局受了很多政治壓力,這就很難辦。

我們亞美醫師協會提出了一些建議。因為現在大家一緊張就跑去醫院,急診室就爆滿。一大堆人在候診的時候一個傳一個,本來只是擔心受怕的沒有病的人跑去醫院反而會被人傳染,坐地鐵、公交一車都是人,也可能傳染。
所以我們亞美醫師協會現在就一直跟這些政客,包括向市長、衛生局提議,篩檢不一定要在醫院或者什麼中心去做。病人可以先經過醫生過濾,看哪些病人是真的有問題。如果有問題,醫生就會建議這些人留在家裡,我們派車到他家裡去做篩檢。篩檢出來有問題,小問題我們可以叫他在家裡隔離起來。假如說真有大問題,我們就把他送去醫院。這樣的話對大家都好,他就不會在街上亂跑,不會在診所里傳染其他人或被人家傳染。這樣做我覺得是一個最好的方法。

這是我們的一個減壓的新思路,就是幫助舒緩急診室(的壓力),舒緩醫生診所(的壓力)。我們現在每次一定要病人先打電話,我們可以用視頻的方式看病人怎麼樣,問他所有的問題,就是用遠程醫療的方法。病人就不需要到醫生診所,避免傳染其他的病患或者是傳染給醫生。

“現在距離高峰期還早”
澎湃新聞: 據了解,之前亞美醫師協會曾組織向中國內地捐贈口罩,現在你們的情況怎麼樣? 劉季高: 那時候我們到處去買口罩,捐了兩批大約17萬美元的口罩,主要是送去了湖北,還有一些是我們的醫生送去自己的家鄉和他們原來所在的醫學院。當時大家是全心協力,想盡所有的辦法去找東西,幾乎完全是自己出錢。因為這是我們自己的同胞,所以我們覺得是非常該做的事情。 那個時候紐約一個病例都沒有,但也許並不是真的沒有,只是沒有人做檢測。但現在疫情一暴發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需要的一些機器設備、服裝、口罩、護目鏡等等,現在就變得極其短缺。物資還沒有送出之前,我們留下了一部分,一下就用光了,現在都買不到了。 澎湃新聞 : 除了口罩、防護服這些東西,紐約藥品供應現在有沒有出現短缺的情況?
劉季高: 藥品是有一些短缺。你知道最近有一些用來治瘧疾的藥,特朗普說可以治療新冠肺炎。這個東西可靠性並不是那麼高,只有很少的二十多個案例試驗有效了,大家也就病急亂投醫,只要有任何希望的東西都去搶。特朗普這麼一說,這種藥物就極端短缺了。這個藥本身便宜得不得了,但是現在都買不到。 澎湃新聞: 您預計紐約的疫情還要持續多久?紐約的華人診所日常經營在疫情中受的影響如何? 劉季高: 我認為現在距離高峰期還早,因為大多數人還沒有被真正被篩檢出來。現在檢測的比例是非常低的。你知道紐約人多的不得了,要想隨便去篩檢沒有那麼容易。 華人診所大量受到影響。目前大部分醫生接診的病人大概最少減了一半,有人達到百分之六七十,還有些醫生乾脆就關門了。因為我們第一希望病人不到必要時候不要自己前來看病,避免感染。第二,我們也不希望有這種病毒的病人或者可能有這種病毒的病人來診所傳染其他的病人。

 

澎湃新聞: 在您目前接診的病人中有沒有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請您介紹下病例的情況。

劉季高: 當然有,但是我們在的做篩檢的時候,我們請他不要到我們這邊來,而是把他送去篩檢的地方。以前沒有我們這個觀念和方法的時候,我們也是把他送去急診室讓他們去篩檢,當然這些人有一些會被確診。

現在的問題是,目前大部分在紐約被確診的病例不是華人。主要的原因是,華人經過SARS之後警覺性很高,大家知道怎麼樣保護自己,知道戴口罩。外國人根本就不相信這個疾病會很厲害,沒有看到人死的時候他們不相信這麼危險。尤其是一些習慣一見面就擁抱親一下表示親熱,這一下就不得了了。同時,這些人又喜歡上教堂,也不知道怎麼樣防備,而且他們認為帶口罩是一個很不禮貌的行為。

現在在紐約,一些華人也會因為特朗普的言論而受到歧視,有些受教育程度低一點的人,或者極右派的人,他們會認為特朗普講得有理,所以對華人有些歧視,這是讓我覺得很不開心的一件事情。當然,相信特朗普的人並不多。
 

Original post by So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