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Journal – Online Talk Therapy Is An Effective, Proven Treatment Method

《世界日報》治療多靠談話 精神科線上看診空間大

 

相較其他的醫學科室,精神科的治療主要通過與病人對話的方式進行,並不依賴身體接觸,因此一直被認為是更適合使用遠程醫療(telemedicine)的領域。精神科醫生認為,在病人會操作所需要的電子產品、且不排斥線上交流的前提下,遠程看診確實可以很大程度複製傳統的實體看診的效果,且精神病學的遠程分析和治療(telepsychiatry)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已經成為一種趨勢、未來也會越來越普遍。

不過,雖然遠程看診有極大的便利,但精神科醫生也講究與患者之間的直接互動和感覺,線上診斷仍具其不能迴避的局限性,比如交流空間是否私密和安全、對話和聯繫是否暢通,甚至視頻時的光線和角度也有講究,鏡頭裡一些沒顯現出的姿勢或動作,都有可能影響醫生判斷患者的病情。「線下和線上這兩種方式,誰也無法取代誰,但若能將兩者結合,相信會有1+1>2的效果。」

 

「與其他科室不同,遠程醫療對於我們這一專科來說,總體上是利大於弊的。」精神科醫生王達表示,需要為病人做身體檢查的科室,通常都無法使用遠程醫療,但精神或心理方面的診斷和治療,講究的是和病人見得到面、說得上話,而視頻並不影響他們看病人,「雖然有差距,但只是一點點、並不大」。

特別是在疫情期間,患者減少走動有助於控制病毒的傳播,所以過去幾個月,很多醫生和患者之間的溝通交流都轉至線上。再加上保險公司也放寬了政策,鼓勵使用遠程醫療,疫情爆發以來,遠程看診「對治療的質量和效果並沒有太大的負面影響」。

王達說,3月政府頒布居家避疫令之後,診所雖然關了一段時間,但一直有提供線上的服務,「主要使用電話和視頻、通過Wechat和Facetime看診」,遇到使用Zoom的病人,他也會配合。「選擇哪種平台其實是病人說了算,看病人的要求,哪個用起來更舒服、更順手,就用哪個。」如果非要病人下載個新的軟體,「不習慣、不適應,就會影響他們問診的頻率和效果,或者乾脆不來了」,那樣就變得更麻煩。

有的病人未能在診所關閉期間藉助這種新型的方式,或者沒打電話來問、不知道有此類的服務,也就停止了吃藥,出現病情復發或者惡化的情況。「精神疾病的一些症狀和新冠肺炎的症狀挺像的,比如呼吸困難、喘不上氣、胸口疼」,擔心自己是不是染上了病毒,總這樣想會導致病情更嚴重。

但王達也指出,使用遠程醫療仍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上了年紀的人沒有智能手機,或者有智能手機但不會操作,「告訴他們怎麼打開軟體和連接,他們也不會」,雖然能在電話上單純進行語音溝通,可「視頻的效果絕對比只語音要好」。視頻不光是為了看面部表情,有時候一些姿勢和動作也能幫助醫生診斷。還有的患者是看不到醫生本人就不踏實,所以拒絕使用線上問診的方式。

精神科治療師Eddie Reece已經線上看診了很多年。他表示,調整好視頻的光線和角度其實很重要,如果光線不夠,醫生只能通過鏡頭看到患者臉部的一部分,會對治療的效果產生影響。條件允許的話,患者至少要把鏡頭對著自己的上半身,讓醫生起碼能看到手臂的動作。

「心理諮詢非常注重隱私,很多病人居家避疫期間,需要待在車裡、或者衛生間才上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John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和行為學助理教授Paul S. Nestadt表示,他比較擔心的是有自殺傾向的病人,如果實體看診,至少可以送醫生去急診室,但線上看診時,如果對方突然下線,自己就無法聯繫到對方、也就不能提供別的幫助。

另外,實體看診時,患者必須得起床、穿衣、出門、最終來到診所,這個過程本身對一些患者來說就已經是一種治療,「我很多時候都覺得,強迫患者走出家門、來到現實的世界中,比我在診所為他們提供的任何療法還要好」。但線上看診確實能讓患者及時獲得所需的幫助,尤其疫情期間更是高危階段,恐懼、害怕、聽聞死訊、失業、隔離等,都有可能導致很嚴重的後果,遠程治療無疑降低了這種風險。

王達說,總體上看,如果病人會使用遠程醫療所需要的工具,且心理上並不排斥使用,則屬不錯的治療方式。但精神科也講究醫患之間的直接互動和感覺,「線下和線上的確是有差別,如果線下時醫患之間氣場不對、感覺不對,轉到線上反而能減少負面影響」,如果醫生和患者真的不匹配,「這種情況下我會直接建議病人換別的醫生試試」,以達到最佳的治療效果。

Reece也說,線上看診時,因為不能像線下那樣讓病人產生直接的感覺和連接,特別是新病人,「我懷疑他們要麼是使用起來不習慣,要麼是比較在意自己鏡頭上的形象」,就不如治療已經熟悉了的老病人時的效果好,「有的老病人甚至一、兩年沒見到本人也沒問題」,新病人則需要慢慢引導著去適應這種新型的方式。

「對於遠程醫療,別的科室的態度或許是能不用就不用,但我們的專科是既可以線上遠程、又可以線下實體,且這兩者不能取代彼此,如果綜合起來,效果一定是1+1>2。」王達表示,精神病學的遠程分析和治療早在疫情前就開始在推廣和普及,未來也會繼續發展下去,但遠程醫療具體能否廣為醫生所用,還需要保險公司的政策支持。「醫生線上看診和線下看診花費的時間是一樣的,甚至需要多花不少心力來保障線上看診的效果,但如果保險公司的支付額太少,經濟層面上醫生也承受不起。」

Original post by World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