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報》治療多靠談話 精神科線上看診空間大

Share Pos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email

相較其他的醫學科室,精神科的治療主要通過與病人對話的方式進行,並不依賴身體接觸,因此一直被認為是更適合使用遠程醫療(telemedicine)的領域。精神科醫生認為,在病人會操作所需要的電子產品、且不排斥線上交流的前提下,遠程看診確實可以很大程度複製傳統的實體看診的效果,且精神病學的遠程分析和治療(telepsychiatry)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已經成為一種趨勢、未來也會越來越普遍。

不過,雖然遠程看診有極大的便利,但精神科醫生也講究與患者之間的直接互動和感覺,線上診斷仍具其不能迴避的局限性,比如交流空間是否私密和安全、對話和聯繫是否暢通,甚至視頻時的光線和角度也有講究,鏡頭裡一些沒顯現出的姿勢或動作,都有可能影響醫生判斷患者的病情。「線下和線上這兩種方式,誰也無法取代誰,但若能將兩者結合,相信會有1+1>2的效果。」

 

「與其他科室不同,遠程醫療對於我們這一專科來說,總體上是利大於弊的。」精神科醫生王達表示,需要為病人做身體檢查的科室,通常都無法使用遠程醫療,但精神或心理方面的診斷和治療,講究的是和病人見得到面、說得上話,而視頻並不影響他們看病人,「雖然有差距,但只是一點點、並不大」。

特別是在疫情期間,患者減少走動有助於控制病毒的傳播,所以過去幾個月,很多醫生和患者之間的溝通交流都轉至線上。再加上保險公司也放寬了政策,鼓勵使用遠程醫療,疫情爆發以來,遠程看診「對治療的質量和效果並沒有太大的負面影響」。

王達說,3月政府頒布居家避疫令之後,診所雖然關了一段時間,但一直有提供線上的服務,「主要使用電話和視頻、通過Wechat和Facetime看診」,遇到使用Zoom的病人,他也會配合。「選擇哪種平台其實是病人說了算,看病人的要求,哪個用起來更舒服、更順手,就用哪個。」如果非要病人下載個新的軟體,「不習慣、不適應,就會影響他們問診的頻率和效果,或者乾脆不來了」,那樣就變得更麻煩。

有的病人未能在診所關閉期間藉助這種新型的方式,或者沒打電話來問、不知道有此類的服務,也就停止了吃藥,出現病情復發或者惡化的情況。「精神疾病的一些症狀和新冠肺炎的症狀挺像的,比如呼吸困難、喘不上氣、胸口疼」,擔心自己是不是染上了病毒,總這樣想會導致病情更嚴重。

但王達也指出,使用遠程醫療仍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上了年紀的人沒有智能手機,或者有智能手機但不會操作,「告訴他們怎麼打開軟體和連接,他們也不會」,雖然能在電話上單純進行語音溝通,可「視頻的效果絕對比只語音要好」。視頻不光是為了看面部表情,有時候一些姿勢和動作也能幫助醫生診斷。還有的患者是看不到醫生本人就不踏實,所以拒絕使用線上問診的方式。

精神科治療師Eddie Reece已經線上看診了很多年。他表示,調整好視頻的光線和角度其實很重要,如果光線不夠,醫生只能通過鏡頭看到患者臉部的一部分,會對治療的效果產生影響。條件允許的話,患者至少要把鏡頭對著自己的上半身,讓醫生起碼能看到手臂的動作。

「心理諮詢非常注重隱私,很多病人居家避疫期間,需要待在車裡、或者衛生間才上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John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和行為學助理教授Paul S. Nestadt表示,他比較擔心的是有自殺傾向的病人,如果實體看診,至少可以送醫生去急診室,但線上看診時,如果對方突然下線,自己就無法聯繫到對方、也就不能提供別的幫助。

另外,實體看診時,患者必須得起床、穿衣、出門、最終來到診所,這個過程本身對一些患者來說就已經是一種治療,「我很多時候都覺得,強迫患者走出家門、來到現實的世界中,比我在診所為他們提供的任何療法還要好」。但線上看診確實能讓患者及時獲得所需的幫助,尤其疫情期間更是高危階段,恐懼、害怕、聽聞死訊、失業、隔離等,都有可能導致很嚴重的後果,遠程治療無疑降低了這種風險。

王達說,總體上看,如果病人會使用遠程醫療所需要的工具,且心理上並不排斥使用,則屬不錯的治療方式。但精神科也講究醫患之間的直接互動和感覺,「線下和線上的確是有差別,如果線下時醫患之間氣場不對、感覺不對,轉到線上反而能減少負面影響」,如果醫生和患者真的不匹配,「這種情況下我會直接建議病人換別的醫生試試」,以達到最佳的治療效果。

Reece也說,線上看診時,因為不能像線下那樣讓病人產生直接的感覺和連接,特別是新病人,「我懷疑他們要麼是使用起來不習慣,要麼是比較在意自己鏡頭上的形象」,就不如治療已經熟悉了的老病人時的效果好,「有的老病人甚至一、兩年沒見到本人也沒問題」,新病人則需要慢慢引導著去適應這種新型的方式。

「對於遠程醫療,別的科室的態度或許是能不用就不用,但我們的專科是既可以線上遠程、又可以線下實體,且這兩者不能取代彼此,如果綜合起來,效果一定是1+1>2。」王達表示,精神病學的遠程分析和治療早在疫情前就開始在推廣和普及,未來也會繼續發展下去,但遠程醫療具體能否廣為醫生所用,還需要保險公司的政策支持。「醫生線上看診和線下看診花費的時間是一樣的,甚至需要多花不少心力來保障線上看診的效果,但如果保險公司的支付額太少,經濟層面上醫生也承受不起。」

Original post by World Journal

GEORGE C. K. LIU

MD, PHD​

PRESIDENT & CEO​

Dr. George Liu serves as the President, CEO, and CMO of the Chinese-American IPA Inc., d/b/a Coalition of Asian- American IPA (CAIPA), and as Chairman of the Asian-American Accountable Care Organization (AAACO) boards. As an internist and endocrinologist, Dr. Liu has been continuously providing quality care to his patients and contributing to the well-being of the Asian-American communities he has been serving since 1985. In addition to his private practices, he has been an attending physician at various hospitals, such as New York-Presbyterian Lower Manhattan Hospital, Mount Sinai Beth Israel, and 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

Dr. Liu has received numerous distinctions and honors, including an award from the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Top Doctors: New York Metro Area” list by Castle Connolly every year for the last 15 years, and the “Best Doctor” by New York Magazine. Dr. Liu is also recognized and received multiple citations from New York State Assembly, New York City Council, and Commendation from City of New York Office of the Controller. Over the years, he has had various research articles published in collaboration with other distinguished physici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