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之思憂

乳房主要由腺體、導管、脂肪組織和結締組織、血管和淋巴管構成,其內部結構有如一棵倒著生長的小樹。乳房腺體由15~20個腺葉組成,每一腺葉分成若干個腺小葉,每一腺小葉又由10~100個腺泡組成。這些腺泡緊密地排列在小乳管周圍,腺泡的開口與小乳管相連。多個小乳管彙集成小葉間乳管,多個小葉間乳管再進一步彙集成一根整個腺葉的乳腺導管,又名輸乳管。輸乳管共15~20 根,以乳頭為中心呈放射狀排列,彙集於乳暈,開口於乳頭,稱為輸乳孔。輸乳管在乳頭處較為狹窄,繼之膨大為壺腹,稱為輸乳管竇,有儲存乳汁的作用。乳腺導管開口處為複層鱗狀上皮細胞,狹窄處為移形上皮,壺腹以下各級導管為雙層柱狀上皮或單層柱狀上皮,終末導管近腺泡處為立方上皮,腺泡內襯立方上皮。

上述這段文字,我相信除了醫 生之外,大部分人是沒啥興趣仔細琢 磨的。乳房的生理哺乳功能,那是人 類得以繁衍的最基本最經濟最環保最 安全的食品保障。一旦完成她哺育後 代的重任之後,其產生的樂趣其實是 相當隱秘的。然而隨著社會的發展, 女權的開放,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已經 發生了重大改變,其中顯而易見的就 是,已經不是每位女性都能為自己的 孩子全程哺完乳,甚至不哺,或乾脆 不育。這樣一來,女性看似從哺乳和 生育中解放出來,可事實上乳房的狀 況不容樂觀。

2007年《時代》十月號報道, 乳腺癌是全球婦女的頭號殺手,每年 估計全球有一百萬新增病例,約有 50万的新增病例和確診病例死於乳 腺癌。而根據美國癌症協會提供的最 新數據顯示,除了皮膚癌之外,乳腺 癌是美國婦女最常見的癌症,也是婦 女癌症死亡的第二大主因,僅次於肺 癌。2008年,美國約有182,460位婦 女將診斷出罹患侵入性乳腺癌。2009 年約有40,480位婦女將死於乳腺癌。 目前美國約有250萬的乳癌存活者, 婦女終身罹患侵入性乳癌的機率約為1 比8,死於乳癌的機率約為1比35。

乳腺癌的致病因素除了年齡和 家族遺傳之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是現代生活方式的改變徹底顛覆了女 性的生存狀態。女人走出家門外出工 作,從最初養家到現在實現自我價 值,幾十年來,爲了實現這一共同目 標,女性結婚生育的年齡越來越晚, 而生育少或不生育,或生育了不哺 乳,在更年期用上荷爾蒙替代療法 等,這些都是乳腺癌高發的危險因 素。社會激烈競爭婚姻情感煩惱,使 得女性的生活壓力日益增大精神緊 張,街頭上迎面可見的女煙民很多, 而熬夜工作、嗜酒、高脂飲食、缺乏 運動、環境污染等等,都是讓乳腺癌 無情找上門的理由。商業社會,女性 的乳房更是充滿了各種商業娛樂元 素,對於那些想擁有一對傲人的巨乳 而不惜代價開乳填塞化工材料的行 爲,美其名曰“隆胸”,其實是女性對乳房的自我摧殘。

近年不斷有媒體報道各國都有 女明星罹患乳腺癌,她們面對這個惡 疾時的人生態度也是截然不同。澳大利亞的凱莉·米洛、旅日華裔歌星陳 美齡,她們樂觀積極的態度,都獲得 了良好的治療效果,相反,扮演林黛 玉的陳曉旭堅決拒絕手術治療,結果 自然悲劇收場。和她一樣,葉凡、阿 桑都沒有那麽幸運,讓人感嘆紅顔薄 命。

最近看到一個報道很令人感動, 說的是英國19歲的美少女漢娜•派 翠克毫不猶豫地切除了雙乳,原因是 漢娜接受檢查時發現自己有致癌的基 因,表明她患上乳腺癌的幾率可能 高達85%。漢娜的家族有乳腺癌的遺 傳,她的一個姨媽是乳腺癌患者,她 的兩個年僅20多歲的表姐妹也被查出 帶有該種致癌基因。漢娜不想讓自己 在憂心忡忡中過日子,於是她決定未 雨綢繆,預先接受“乳房切除術”。 去年秋天,她接受了這一手術,目前 已積極樂觀地面對生活。這個故事再 一次告訴我們,和其他東西相比,生 命始終是最最寶貴的。

現在有一種説法,當有一天地球 上傳統能源頻臨耗竭,而可再生能源 還沒來得及像傳統能源般大規模使用 的話,地球上有許多地區的文明會開 始倒退。我想人們緊張而奢華的生活 到那時將統統歸於簡單的慢節奏,不 僅地球得以休養生息,乳房也回歸到 她的基本功能,重新哺育新生命。

 
Photo from 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