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悄悄找上新移民

也許我們對美籍華裔女作家張純如的自殺印象深刻,大家不僅對這樣一位傑出而年輕的女作家過早離世感到扼腕嘆息,也為少了一位有全球影響力的華人而感到遺憾。其實,張純如的輕生與長期患有憂鬱症有很大的關係,根據精神科臨床醫師的一般專業判斷,張純如的自殺與沒有適時發洩壓力有關,而這些自殺者大多都有憂鬱症傾向,卻因為不自知,或身邊家人朋友沒有及時發現,而導致悲劇 發生。精神科醫師表示,現代社會環境仍然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存在,像去年爆發的全球性金融海嘯,對各階層人士的生活工作或多或少構成威脅。人們的生活壓力愈來愈大,罹患憂鬱症的比例也不斷增加,移民海外的華裔還要面臨多重壓力,如:生活、經濟、工作、語言文化以及遠離親友,一旦壓力未能及時舒緩,自殺風險極高。專家曾經統計,在美國每年有將近一千九百萬人罹患憂鬱症,這是總人口的9%,而大約20%的人一生中的某個時期可能會出現憂鬱症傾向。而在華人的傳統認知疾病中,對“憂 鬱症”這個病並不十分了解,由於環境改變生活變遷,出現在情緒、身體上的一些變化,則是患有憂鬱症的傾向。美國華人社會中,這種情形亦愈趨普遍,卻未引起華人的廣泛重視,憂鬱症的華裔患者往往都是在第一線的家醫 科被診斷出來。

關注憂鬱症

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指出二十一世 紀三大疾病為癌症、愛滋病與憂鬱症。 其實公衆對前兩種疾病的嚴重性相當 了解,因為就目前醫療技術而言,若是 診斷得太晚,治療僅僅延緩病程而非治 癒疾病;而憂鬱症這種“心情鬱悶”的 疾病,很多人甚至認為是“自己想得太 多”,卻竟然也和癌症、愛滋病一起併 列二十一世紀三大疾病,這到底是為什 麼呢?

紐約華埠健康診所醫務主任鍾慶 兒表示,在他任職於紐約高雲尼醫院期 間,曾經做過一項統計,在該醫院的二 百卅二名就診者中,平均年齡為五十二 歲,經醫師診斷,有百分之三十四有精 神方面的疾病,其中的三分之一,即約 百分之十三的就醫者,患有憂鬱症。

每年十月,是美國醫界關注憂鬱 症的月份,每年的十月八日,是全美一 年一度的“全國憂鬱症診療日”(National Depression Screening Day), 針對這個廿一世紀人類所面臨的最主要 疾病之一,全美各地的醫院、診所及研 究機構,都會分別舉行各項有關憂鬱症 的活動,以提醒大眾關注憂鬱症的存 在。

紐約市立艾姆赫斯特醫院在八日 這天,一般會特設專為華人進行免費的憂鬱症檢查活動。該院透露,根據統 計,隨著平均壽命延長,老年型憂鬱 症的發病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全美六 十歲以上的老年人中,超過三分之一 老人患有憂鬱症。

有華裔專科醫師指出,年紀大 的華裔移民中,患有憂鬱症傾向的亦 不在少數,主要是退休來美依親的耆 老,英語溝通能力不好,在美國的新 環境中朋友很少,加上子女忙於工作 老人出行不便,日常生活和社交應酬 都不像移民之前來得愜意方便,不僅處處需要依賴別人,大部分時間不得 不孤獨地待在家中,時間久了很容易 滋生沮喪情緒甚至產生憂鬱病況。

根據一項美國的統計,人的一 生中,患上憂鬱症的機率約達百分之 五至廿,這個數字確實是不可小覬。 鍾慶兒醫師表示,約有百分之十五情 況嚴重的患者在過度沮喪下,採取自 殺行動,而憂鬱症的死亡率,亦高於 同齡者患有其他疾病或意外身亡的比 率。

認識憂鬱症

憂鬱症並非一種新興的疾病,隨 著發病率的增加,歐美醫界對憂鬱症 的研究和診斷治療也更趨重視。對美 國華裔居民來說,雖然近年對憂鬱症 有了較多認識,但這個疾病仍然沒有 得到普遍的重視,有很多人仍然將它視為難以啓齒的“隱疾”,就此延誤治 療而徒受病痛折磨。 憂鬱症是一種廣泛影響情緒、認 知、行為及生理健康的心理疾病,引起 憂鬱症的原因包括﹕遺傳、服藥副作 用、吸食毒品,或是身體上的疾病,例 如甲狀腺亢進、癌病等,另外,遭遇嚴 重的精神打擊,比如失業、離婚、意外 災害、失去親人等等,亦會誘發憂鬱 症。

傳統上,憂鬱症的病因分為內因性 與外因性兩種。 內因性憂鬱症與體質有關,疾病傾 向較為明顯。研究顯示,內因性憂鬱症 可能與人腦的神經傳導物質——血液中 的複合胺(Serotonin)、副腎髓質分 泌的去甲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 等物質的濃度過低有關,而影響人的體 力;再如甲狀腺亢進,血中物質亦會對 神經傳導產生影響。鍾慶兒醫師表示, 透過血液化驗,可以偵知內因性憂鬱症 的存在。事實上,近年來醫界研發的治 療憂鬱症藥物,多是針對這些傳導物質 濃度進行治療,特別是Serotonin對憂 鬱症的影響,針對這方面的藥物研發非常多。

外因性憂鬱症,通常是受到外在環 境的引發,它的治療則需視病因給予適 當的診治,像喪失重要的親人或物,自 我期許與現實差距擴大,這些常見的因 素都會形成外因性憂鬱症,治療方面通 常以一般抗焦慮藥物爲主,加上心理及 環境的調適,多能發揮不錯的療效。 在美國生活的華裔居民患上憂鬱 症的人數持續增加,鍾慶兒醫師表示, 與生活環境的重大改變有很大的關係, 特別是老年人,面臨中西文化的巨大差 異,要改變數十年的生活習慣,確實十 分困難。

 

很多時候,華裔移民基於經濟 緣故,加上害怕被貼上“瘋子”、“精 神有毛病”等標簽,諱疾忌醫而拖延治 療,其中有些患者難以解脫,走上自殺 絕路,這也是移民中憂鬱症死亡率高的原因。

有統計顯示:在美國有三分之二的 憂鬱症患者為女性,每年約有三萬人自殺身亡,其中男性的自殺死亡率高於 女性,原因在於,男性使用的自殺方 式,較女性更徹底更致命。 根據紐約華埠健康診所針對華 裔老年憂鬱症所做的研究發現,對移 民生活深感失望是多數患者致病的 主要因素之一。

另外,移民前身處大 家庭,生活重心一直放在親人子女身 上,來美後身處小家庭的生活空間, 想很快適應調整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情,老年人的憂鬱症便隨之而來。 至於近年美加華人社區所常見 的“內在美”現象,亦間接增加女性 的憂鬱症患者,特別是受教育程度 愈高的女性,她們既要擔心子女的課 業,又要掛慮丈夫的事業發展,並需 在海外獨立應付許多過去不曾經歷過 的事物,身心疲憊難以調適,很容易 患上憂鬱症。

精神科醫師分析,教育程度愈高 者,急於克服移民後所面臨的眾多改 變,往往在自我期許愈高的情況下, 所遭遇的挫折亦愈大。許多女性患者 單純地認為,種種困難完全可以依賴 自己的意志力來抗衡,然而這樣的想 法往往徒勞無益,只會加深痛苦,甚 至影響家人。

分類和症狀

醫學上憂鬱症 可分為四個類型﹕

主憂鬱症(Major Depression)、

躁鬱症(Bipolar Depression)、

症狀較不嚴重的輕度憂鬱症 (Dysthymia)、

及輕度 躁鬱症(Cyclothymic Disorder)、

以及因季 節變化引起的季節性憂 鬱症(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主憂鬱症的症狀 較嚴重,通常有情緒平 滯,對人或事物失去興趣、悲觀、絕望、退縮,甚至有厭世 的念頭。 躁鬱症則有時情緒低落,有時過 度亢奮、話說個不停,睡眠減少,突 然變得自負、野心勃勃,偏好風險性 高的行為,例如不經思考花大筆金錢 投資,以信用卡買大堆不實用的東西 等;據統計,每百人中有一人患有此 症,是遺傳性很高的病症。 輕度憂鬱症及躁鬱症雖然症狀較 輕,但病情持續較長,有時可延長至 兩年。

至於季節性的憂鬱症,通常於 冬天發病,但患病時間較短,病症持 續六十天左右。 不論是何種類型的憂鬱症,若 未經治療,均會對患者生活帶來負面 的影響,譬如﹕學業退步、工作效率 變差、人際關係惡化,自信心低落等 等。

雖然有些患者未經治療,病況亦 會有所改變,或是患者以意志力來控 制自身病情,但是日後再發病的機率 大大增加,而且症狀往往更趨嚴重。 因此,病人是否接受治療,成了憂鬱 症能否復元的關鍵。 憂鬱症的症狀包括:心情極度低 落,對任何事均提不起精神;沒有特 別的事情發生,也覺得心 情不佳;對自己 喪失信心,認 為自己的能 力差、樣 樣比不上 別人; 失 眠 或 總 是昏 昏慾 睡 ; 食 欲 減 退 或暴飲 暴食;活 動力差或 過度活躍 等等,於睡 眠、飲食及生活各方面均出現兩極化情形。

此外, 注意力不集中,且常有自貶、自責等 消極情緒表露;覺得人活著沒有價 值、不如死了算了等各種極端念頭, 亦多是憂鬱症的徵兆。病情嚴重者還 會出現妄想、幻覺,過去一些宣稱被 外星人綁架的個案,便被醫界懷疑是 重度憂鬱症的結果。

憂鬱症並不只出現於一般的成 年人,對兒童、青少年及老年人亦有不同的影響。患有憂鬱症的兒童,常 呈現情緒不穩、毛躁不安、無法專注 及喪失學習的興趣等症狀;青少年患 者則有情緒退縮、暴躁、明顯改變飲 食習慣,不重視外表整潔、曠課、賴 床,常提及“死亡”的話題等現象。 而老年憂鬱症患者,往往很難表達清 楚自己所感受的不適,多半抱怨精神 不好、頭痛、睡得不好、胸悶透不過 氣來、胃口不好、人消瘦甚至體重明 顯下降等等,這些說不清楚的感受往 往歸咎於傳統醫療所謂的“氣虛”症狀,從而尋求各類補氣之道。

另外, 服用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和生理疾 病、帕金森氏症、中風、癌症等對老年患者影響也相當大,亦會間接加重 憂鬱症的病情。

治療和康復

近幾年抗憂鬱的治療已有明顯 進步,大多不會使患者上癮,副作用 也減少,且有較多的選擇,醫師可配 合患者的體質用藥。只要藥物使用正 確,多數患者用藥後便會出現明顯的 好轉。

根據統計,用藥四至八週後, 可以發揮明顯的療效,不過症狀好轉 後,還需要繼續服用一段時間,醫師 會視病症的改善減少用藥。專科醫師 一般都會強調,藥物治療憂鬱症最好 持續六個月,力求徹底治療穩定病 情。當然也有百分之十五至廿的憂鬱 症患者,需要一年以上的療程。

另外,若在廿歲前患過憂鬱症,再發病 的機率則高達百分之五十至七十。 多數憂鬱症患者就醫,常只為了領取藥物,而忽略心理治療。藥物 治療固然是方式之一,若再加上心理 治療,常有相乘的療效。且憂鬱症越 早接受藥物及心理治療,康復機會越 大,對社交和職業功能的影響也越 小。此時再加以學習控制壓力的技 巧,適當的運動,更能幫助患者走出 憂鬱陰霾。

只要憂鬱症患者對 病症有清楚的認知、了解,以及家人給予耐心與愛心的關懷,經過治 療後,憂鬱症是可以恢復的。 “憂鬱症是可以治療的,而且療效 不錯”,鍾慶兒醫師這樣說,“特別是 華裔移民來美後,更該注意憂鬱症的問 題,當老人家抱怨身體不舒服,愛發脾氣,經常覺得氣虛無力,或有失去親人等較大衝擊時,家人實不可等閒視之”。

Photo from Pixalbay